新冠疫苗突破性感染如何解?(許辰陽、嚴明芳、賴昭智、林庭瑀、陳秀熙)


免疫系統新聞: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莫德納、嬌生、輝瑞。(圖/路透社)

● 許辰陽/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高級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嚴明芳/台北醫學大學口腔衛生學系教授

● 賴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主昭治醫師

● 林林大學公共衛生/預防醫學與預防庭後瑀學院

● 陳秀熙公共衛生預防醫學與台灣研究所教授大學

高覆蓋率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再起

2020 年 1 月 20 日 20 月 20 日 12 月 12 日,英國從今年初開始,全球範圍內施打了許多高水平的新打率,覆蓋率的增加,每日新增的新聞報導(從圖片中的數字有) 20021年初,阿爾法病毒株一開始在全球範圍內改變了全球冠狀病毒的傳播,而4 1月開始增加全球株的規模,到7月份已經成為主要株。

各地的流行病曲線,在6月份疫情蔓延到國家的許多地方,已經幾乎控制住了,而且也陸續提出解封計畫,在6、7開始,又有新一波的流行病再起。

以全世界最高人口數之比,20個國家的20個國家的新冠施打率有50個,在8月初播出的全國人口總數超過15個,超過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十萬人口發生率外,其他國家其實已經控制了月的非常好,其疫情流行曲線卻又在當下有疫情的情況。

高疫苗疫苗的覆蓋率,導致疫苗的廣泛覆蓋率,卻造成了多種感染,錯誤的原因(除了未施者)可能是另一個重要因素。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圖二、大範圍全面覆蓋率高且且覆蓋全球

(對應)Y(對應)軸顯示單日軸數為國家數字, Y軸為死亡數)

疫苗突破性感染(疫苗突破)定義及生物機轉

目前疫苗突破性感染的定義為適用於全面接受疫苗接種14天后所發生的新冠肺炎感染。

過去對武漢市以及各種植物所開發的2種如2種植物(AZD127)、輝瑞植物(BNT-CoV-CoV162b2)等在流感病毒疫苗(BNT-CoV-CoV162b2)等出現新冠病毒(SARS)時-2)均發生新冠病毒感染(COVID-12)以及發生等(同時具有近期的保護作用)隨著時間的推移,Delta菌株引起世界廣泛流行,並且不斷有完整的應用實施情況,但又出現了感染或發生的情況。

新冠細胞內需要細胞內滲透,先細胞內滲透到細胞內,然後細胞內滲透到細胞內,細胞內滲透到細胞內。 2,以及膜絲蛋白2)以及膜絲蛋白2(Transmembrane MPRSS2),她的跨膜細胞之目的。

其中主要與與人體細胞的成分有關,而細胞因子與人體細胞中的病毒顆粒細胞結合,並與人體細胞內的病毒膜分離,並與人體細胞進行了相關的研究。

冠狀病毒之冠狀病毒與新型冠狀病毒表面(ACE2-新型冠狀病毒與冠狀病毒表面)(ACE2-冠狀病毒之類)與ACE2細胞之類的冠狀病毒相關,因此傳播強度與冠狀病毒之力與病毒表面息息相關。

新冠光纖與兩個基板(第2個4-40個結合部,由每個棘爪纖維基板、2個7個酸鹼基酸、2個ACE22個強度相關的S1部分組成)以及1-4個基板和4個基板到4個基板的結合部。細胞膜融合併釋放病毒RNA至細胞內之S2(第6861223號)部分(Huang et al., 2020)。

主要與細胞(Receptor-binding domain,RB2結合的位置,D,位於第319到541個胺基酸)即位於S1部分圖三)。

如果因此發生變異病毒在 RBD 或鄰近的鹼基位置發生變化,會影響變異棘蛋白酸的結構,對於病毒的傳播力會產生影響。

造成 202 年世界大流行的由武漢植物引起的,即是由於 RBD 0 年之類的第 614 甲基胺基酸的位置天冬氨酸,簡寫為 D),引發 D6 變異使結合位置更加突出而加強該變異株的力(Korea and Schmidt, 2021;臧等,2021)。

而造成早期世界流行波的變種病毒(B.1.1.7,英國株),20在病毒RBD胺基酸變異(第501個胺基酸,由天門冬醯酸(Asparagine,N )因緣改變,Y)造成N501Y變種(T2021年不同)傳播結構,從而增加其世界酸度的穩定性,並增加其強度,並使其具有不同的影響力(Scudeari, Scudeari, 2021)。

除了影響外施保護,變異傳播和中抗體也可能減弱這種病毒或早先感染所產生的抗體結合能力,降低抗體的結合能力,這稱為變種免疫識別(免疫逃逸)的機轉之一。

人體的主要目測顯示系統產生的主要技術如疫苗是抗菌藥物的部分,目前以新冠疫苗研發的主要技術如藥物、藥物、重組蛋白等,均是人體表面活性劑的主要技術成分。以RBD刺激人體,促進人體產生和可能產生的細菌以及可能產生的細菌或發展中的細菌之類的產物。

可以將此疫苗作為保護機轉,各種臨床研究均適用於 D614G 或其他變種病毒的中和抗體濃度疫苗發展時的重要評估力指標。

然而,RBD變異於前一種病毒結構發生變化,發生細菌性感染的發生在發生的第一次發生的位置中,489的產生影響到489個品種的影響最為顯著。等,2021)。

例如 E 由麩胺酸,E4 種抗原(L 4 種)中的谷氨酸(L) 4 種 Glu 成為中型胺酸,K 發生於主要變異 Beta 和 G 變異株(CDC,2021a,這種兩株變異株)得中和抗體保護力也因此而致命(Harvey et al., 2021;福爾曼等人,2021;崔等人,2021)。

而自 2021 年中開始,由於病毒株的 Delta 變異株優勢,L452R 胺基酸變異株位 RBD 處世界產生,免疫識別病毒並造成中和抗體在其保護力下降(Harvey et al., 2021)。

變異株的T478也為組成RBD的第478個基酸鹼,T)L個位置可能由蘇氨酸結合為離胺(,K)位置,因為這個變異也位在抗體,,與E484K共同強化變異株的保護進化之特性(Planas et al., 2211)。

近期為引發國際關注的Delta Plus Delta變種株加上則4417N,第417個位置 酸鹼(賴氨酸,K株)為天門冬醯(Asparagine,N)也進一步造成此變異超級生命(CDC, 2021a;哈維等人,2021)。

該變異株P681R變異株P681R變異株P681R變異株與S2表面結合,使細胞膜ACE22受體後受體更容易使用人體的TMPRSS2以及弗林蛋白顆粒與人體細胞的生長效率, RNA病毒更容易進入人體細胞進行複制,而導致感染者俱有高病毒量之結果(Harvey et al., 2021)。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圖、新冠病毒表面棘刺結構及三株多品種提供點。(圖/作者團隊)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傳播與隨著可傳播病毒的傳播而不斷發生病毒變異的同時,如果冠狀病毒持續發生新冠肺炎疫情,則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的發生,可以提高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發生率,並發生病毒和病毒的保護作用。力將降低而世界疫苗有突破性感染之亦即情緒發生。

突破性感染的科學行為

Delta 變種病毒爆發性感染是否造成瘟疫危害,早產期相關科學(24 個方面的研究。最初在 Alpha 變種病毒盛行 B 型的 200021 年 1-4 月),針對的 77 名完整的兩株 NT 疫苗的螢火蟲之類的中,發現有 39.6% 的人產生疫苗性感染(2%),但多為無症狀或其他症狀者,進一步使用病例組設計用於完整接種疫苗而未受感染者,發現這些疫苗突破性感染者和抗體濃度都較未受感染者低(0.36倍)並且中和抗體越過其被感染時,病毒量約低會產生,表明其可能突破性感染疫苗後和抗體濃度有關(伯格沃克等人。新英格蘭醫學雜誌,2021)。

於 Alpha 變種,Delta 變種的突破感染性比例更顯著感染,在 2021 年 1 至 5 月期間受到 Delta 病毒的病毒感染期間的顯示,Delta 佔了 69.5% ,但是發現了 8.6%21 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在新冠肺炎,2019 年 7 月 20 日,2019 年 7 月 7 日,新冠肺炎感染者項研究顯示在 Delta 病毒盛行行 55 月,亦是 1 次與 4-3 次Covax 的突破性感染率分別為 2%(Pragya Sharma1 et al., medRxiv,21)。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印度疫苗Covaxi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德州-休斯敦針對3,913名病患基因定序,其中255位病害為完整進行兩株DeltamRNA疫苗14天后病毒感染之類,屬感染者其突破性病率為19.7% Delta 變異病毒感染者的 5.8%(James M. Musser et al., medRxiv, 2021)。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持續不斷地監測和持續監控多種類型的傳染病控制結果。中,必須有 7525 個員工治療之突破性感染),發生率為每人 4.6(CDC,2021b)。

東岸的麻薩諸青年青年月多起酒吧、餐廳及大型群,報告中發現469個感染者等有74%(346人)為全州發射BNT疫苗後突破感染,完成基因定序檢測體中有90%為Delta病毒顯示,施打(Ct值22.8)或無完整施打疫苗(Ct值21.5)之Ct均很低,Delta病毒可能增加疫苗施打後突破性感染風險(Brown et al., 2021)。

20021年5月廣東該病毒亦有達美多變種間發生群落疫情,並造成167位疫情之際,對於波之疫情調查顯示受到達美病毒感染病例26例高聚病毒(為2020年中國流行病毒感染)的1260倍)以及其潛伏期特性(縮短2天),顯示Delta不同株的高傳播力(Li et al., 2021)。

中國已成功施打科興疫苗,雖然全國施打兩種藥劑在科興概率高達65%,但僅在50%的情況下,可能受到三角洲疫情爆發之威脅(Khoury et al., 2021) ;世界衛生組織,2021)。

如何因應疫苗突破性感染

為能因應疫苗突破性感染,在疫苗策略上可能採用的方法說明如下:

1.疫苗混打增強對抗變種病毒保護力

是「BNT」或「疫苗」的研究,在分析「AZ-Moderna」的多种血液中和抗體具有不同的保護效力,混合疫苗所的高效中和抗體有效對抗變種病毒株。

在德國的疫苗研究中發現AZ加上BNT混打,對Alpha、Beta及Gamma種病毒保護力均加二變混打BNT,而瑞典的AZ莫德疫苗研究研究也對Beta變種病毒仍具有保護效力。

2.疫苗第三劑施打追加

針對 Delta 改變種病毒的突破性感染,許多歐洲國家也決定施打第三劑因。後 6-12 月在添加第三劑,以保持抗體及保護力。

而英國、以色列、施德國及等國已計畫的族群在馬上來對脆弱如免疫功能下、老人等打低疫苗,以他們的抗體保護力。

疫苗的疫苗正在接受一個 BB 的疫苗有更多的增加並提高並以正確的方式顯示 B 的能力,並且可以正常顯示與 B 的相似性,並且可以迅速與的發生時反應。

3. 加用非藥物公衛措施一監測

低社區感染流行如台灣,一種試劑 AZ 或 mRNA 疫苗加上疫症及社交距離的防疫措施,也對變種病毒有一定的保護力及防疫效果,由於該試劑的抗體保護既有突破又有突破性感染也不會導致嚴重。

非藥品公關措施針對此次疫情控制全球疫情控制,也見諸諸侯。

如加拿大警察局(圖四)除用於高品質外施藥物檢測外,不同品種的檢測和檢測以及多種非藥物結合使用疫情控制之目的。

COVID-19 變種疫苗、Delta、突破性感染、疫苗混打、疫苗、第三劑、公衛、次疫苗

▲圖、德國、以及新冠肺炎每日報導/作家與團隊。(提供)

(對應)Y(對應)軸顯示單日軸數為國家數字, Y軸為死亡數)

面對三角洲世界疫情,台灣也加強了入境管理、實施檢測、隔離與隔離等措施,防止進入疫情造成的社區。

台灣雖然在6月也面臨三角洲疫情聚集疫情之際,在監控前端監控接觸人群、月追踪和監控監控接觸人群、月追踪以及暴露的暴露範圍以及人員與網絡隔離、5月有人員與同時接觸者和隔離者疫苗施打達到高受災率,免於疫情傳播。

該波疫情共有17人受到Delta變異株感染。

4.次世代疫苗之發展

面對新冠病毒層出不窮的變異以及引發多場世界疫情,生物科學界也積極發展次疫苗。目前主要的策略為發展多種不同位置的疫苗。

例如,以目前國際間廣泛的 mRNA 疫苗組合,可用於多種人體免疫系統產生的下一代 mRNA 疫苗,可能會引起感染。

不同的疫苗技術如載體與下病毒對抗同樣的想法能夠改變品種之次世代疫苗(Cohen, 2021)。

然而,這些是否針對變種病毒突破性感染,都尚待更多的科學方法來佐證。

目前研究人員仍可持續研發下一代基因改造疫苗,含有多種不同的新冠病毒基因組蛋白序列,或使用不同的蛋白低變異基因組,或使用多種不同的三聚體基因組蛋白,可廣泛用於抗病毒基因檢測。生產多價麵包蛋白疫苗,以及多價RBD,以能一勞永應對持續變異的新冠變種病毒。

三角洲除了高水平的疫苗特性外,利用免疫之力在疫苗的基礎上再次發揮作用,廣泛應用這些廣泛的傳播解決方案,將這些高水平的疫苗施用於世界疫苗,並由其造成第三波世界疫苗的破壞性。感染是當前歐美國家疫情的重要控制科學題目。

參考文獻

Bergwerk M、Gonen T、Lustig Y 等人。 Covid-19 接種疫苗的醫護人員的突破性感染 [提前在線發布,2021 年 7 月 28 日]。 N Engl J Med。

2021;10.1056/NEJMoa2109072。 doi:10.1056/NEJMoa2109072
Brown CM、Vostok J、Johnson H 等人。與大型公眾集會相關的 SARS-CoV-2 感染爆發,包括 COVID-19 疫苗突破性感染——馬薩諸塞州巴恩斯特布爾縣,2021 年 7 月。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21;70:1059-1062。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21a。 SARS-CoV-2 變體分類和定義。於 2021 年 8 月 12 日訪問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riants/variant-info.html。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21b。 COVID-19 突破性病例調查和報告。於 2021 年 8 月 12 日訪問 https://www.cdc.gov/vaccines/covid-19/health-departments/breakthrough-cases.html。

崔安吉拉等人。 “mRNA-1273 對 SARS-CoV-2 變體的血清中和活性。”生物研究(2021)。

科恩,喬恩。 “夢想中的疫苗。” (2021):227-231。

哈維、威廉 T. 等人。 “SARS-CoV-2 變體、尖峰突變和免疫逃逸。”自然評論微生物學 19.7(2021):409-424。

黃,元,等。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結構和功能特性:COVID-19 的潛在抗病毒藥物開發。”藥理學報 41.9(2020):1141-1149。

羽衣甘藍 P、古普塔 E、比哈里 C 等。醫護人員接種 ChAdOx1 nCoV-19 後 SARS CoV2 變異體突破性感染的臨床基因組分析。 medRxiv。 2021.預印本doi:https://doi.org/10.1101/2021.06.28.21259546

Khoury,大衛 S.,等人。 “中和抗體水平高度預測對症狀性 SARS-CoV-2 感染的免疫保護。”自然醫學(2021):1-7.

Koenig、Paul-Albert 和 Florian I. Schmidt。 “Spike D614G——一種針對 Covid-19 的候選疫苗抗原。”新英格蘭醫學雜誌 384.24(2021):2349-2351。

李,白生,等。 “由 Delta SARS-CoV-2 變體引起的大規模爆發中的病毒感染和傳播。” medRxiv(2021)。

Musser JM、Christensen PA、Olsen RJ 等人。 SARS-CoV-2 的 Delta 變體導致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疫苗突破性 COVID-19 病例顯著增加。 medRxiv,2021 年。預印本 doi:https://doi.org/10.1101/2021.07.19.21260808

普拉納斯、德爾芬等人。 “降低 SARS-CoV-2 變體 Delta 對抗體中和的敏感性。”自然(2021):1-7。

斯庫德拉里,梅根。 “冠狀病毒如何感染細胞——以及為什麼 Delta 如此危險。”自然 595.7869(2021):640-644。

夏爾馬 P、米甚拉 S、巴蘇 S 等人。印度德里一所醫學院和醫院綜合體的醫護人員中突破性感染 SARS-CoV-2 及其預測因子。 medRxiv。 2021.預印本doi:https://doi.org/10.1101/2021.06.07.21258447

沃爾,艾瑪 C.,等人。 “中和針對 SARS-CoV-2 VOCs B. 1.617 的抗體活性。 2 和 B. 1.351 通過 BNT162b2 疫苗接種。柳葉刀 397.10292(2021):2331-2333。

誰。 COVID-19 疫苗接種有效性研究的結果:正在進行的系統評價。 2021 年。

熱門點閱》

► 林正/藍白猛攻五忠倍券!全因為支持組成者?

► 蘇育平/複收行動國已長國?

►李沃億牆/發行發現逾期23「振興五倍券」跟「普林金」哪個優?

► 單驥/五倍振興券的神邏輯

● 以上不代表本網觀點。歡迎投書《論》讓優質文被更多人看到,請寄雲餘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改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