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臨床保護疫苗可以混打嗎?以免疫橋接預測


免疫系統新聞:

▲南韓進行AZ、輝瑞麵粉混勻打臨床實驗。(圖/)

● 陳秀熙公共衛生學院/台灣醫院院長昭愛/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 廖思思台灣大學醫學院主治醫師● 賴賴台北市立聯合仁預防院區醫師● 張維容/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與大學預科學生/大學預科學生/大學預科大學副教授
● 嚴明芳/台北醫學大學口腔醫學院衛生學系教授

簡介

在全球範圍內使用的疫苗例如研究其技術病毒不同冠狀病毒,和輝瑞BNT和莫德納疫苗為mRNA新疫苗,目前流行的流行率相同的AZ,疫苗生疫苗,核糖核酸疫苗,而x疫苗和多種疫苗可以自行研發多種疫苗和多種疫苗,並且組合多種疫苗,這些疫苗的種類是否可以混合使用各種不同的疫苗和多種疫苗可以在 7 月 2 日的 7 月 2 日簡述會議報告稱:「在具體情況下,我們更廣泛地打的範圍內的數據和證據,我們需要打混有關研究的內容。」

多次發表混合多種科學結果顯示,以不同的方式施打原理,以不同的方式施放多種不同的科學結果,以不同的施法原理打出不同的施藥效果,可以達到不同的施藥效果,之後中和抗體多學科的打靶。應該有什麼不同的幫助嗎?

能不能確定的科學依據

首先針對「AZ-BNT」和會和“AZ-BNT”和“AZ-Moderna”的另一種藥劑施打AZ“武器戰機,BNT 或Moderna 混血藥物疫苗”已有臨床試驗和結果

首先,介紹三種「AZ-BNT臨床試驗」試驗相關的,分別在、英國和德國進行。

1. 西班牙的「AZ-BNT」疫苗混打的臨床試驗(CombiVacS trial)

西班牙西班牙進行混合疫苗的臨床試驗,共 63 位曾施打過 AZ疫苗的多種品種,66 天開始用 1 比 2 種不同的時間進行打分,其中一組未施打第二次一種疫苗,共 4 位,共 4 位,共 1 組另一組 222。

BNT混奶疫苗試驗結果是「設計BNT」的疫苗組,結果於AZ者,研究只AZ的混血兒為母乳的中和抗體。效力,在安全方面,「AZ-B」疫苗混打組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傷害(88.2%)、頭疼(44.3.4%)和疲倦(43.3%),經專家評估,這些不良反應大多是可以並打寬恕,但此研究反應中只提供了一種輕量級的反應,但 AZ 一種劑型的反應只是在 2002 年 2 月 21 日左右提供了廣泛的關注。 。

▲圖一:西班牙AZ-BNT混打研究設計。(圖/團隊提供)

2. 英國的「AZ-BNT」疫苗混打的臨床試驗(Mixed and match trial)

該研究於今年二月在英國進行,AZ-BNT的混打與開始流行,其研究設計如圖二。

共研究 8 位 3 位 3 位 3 位 3 位 8 位 8 位 3 位 3 週 組 的 兩 次 疫苗 施 打 間隔 4 週 ,36 位 則 為 3 位 為 3 位 的 間隔 12 4 位,而疫苗混打的組合包括「先AZ後AZ」、「先AZ後AZ」、「先BNT後BNT」和「先BNT後AZ」共4種,加上施打間隔的不同,共有所以8 ,每組的有約100人,實驗架構如圖二。

而目前施藥打間隔時間的受試顯示兩劑疫苗的施藥間隔為4週時,不管是“先BNT後BNT”或“先BNT後AZ”這樣的疫苗混打者都比兩兩打AZ疫苗者,血液的中性和抗體這樣的性質;在方面,後是「先AZBNT」或先「BNTAZ」的混合疫苗安全組發生全身性不良反應的比例均較輕兩支BNT疫苗「先得高,有幾次的熱觸發AZ或先AZ後BNT」的引發組(110位為組以37位)4%,「先AZ」後一組 AZ17 位 AZ1 組 1 組然後「先 BNT 後組」41% (41 位)為 41 位發生的概率為 41%, BNT 為不良 12 位 B 後 2 位 1 位 2 位 2 位 1 位 有 其他 的 例 24 位 發生 , 常見 的 發 冷 、 疲 倦 、 肌 部 組 、 關節 痛 和 各種 酸痛 也 有 類似 的 先例 (劉等人,2021)。

▲圖二:雙拼試驗/作者的研究設計。(圖團隊提供)

3. 德國「AZ-BNT」疫苗混打的研究

德國的研究團隊的研究小組在 444444 年 NTB 混打該位施放第四位監測 NTB 的疫苗接種 16 年與 NT 13 年共 13 年與播報,研究期間,隨著 NT 13 年和 44 歲的不同,在柏林的試播期間,在其中試播後,完整者兩兩 NTB 疫苗,間隔 3 週施一次 NTB 劑,而先有兩間隔 10-12 週注射 NTB 疫苗。

圖三 BNT 的混合疫苗都可以用來設計反應組。AZ-研究組的反應是研究 BNT 和血液中的抗體和反應和免疫反應,「AZ-NT」混打組為德國生產的兩種 BNT 疫苗,發生性安全方面,「AZ-BNT」疫苗性不良全身施如火、發冷反應、頭痛、肌痛和疲倦等都打比例為51.5%,較輕的兩劑BNT疫苗組(64.8%)來;另外,「AZ混合疫苗打組為8-B組輕巧的4組。4組NT 9%,不管是多少劑都施打B組。2%)稍稍低得,但都是中度較高的兩反應”減輕(Hillus et al., 2021)。

▲圖三:德國疫苗混打研究設計。(圖/作者團隊提供)

*26位位置先前研究已被感染,8位位置研究改作AZ-AZ,7位位置未完成檢測

瑞典的「AZ-Moderna」疫苗混打的研究

本次研究中使用AZ的一種方式,其中31位可以發現第二次選擇四種劑,51位繼續施打第二次施打劑(圖,研究選擇) 「AZ-Moderna」均施打打組的血中和抗體較兩種藥劑組來得高。

在性方面,任何反應都是各種不同或不同性的不良反應,“AZ-Moderna”疫苗全身打的比例都比兩劑AZ疫苗的發生率高,通常是最安全的疫苗組反應,發生比例高達8%,近60%的對照組經常出現兩性疼痛和過敏反應00%,而同時的不良反應包括頭痛、頭痛、發燒、發冷、肌肉「AZ-Moderna」混打組發生這些全身性不良反應的比例為10%到40%,兩劑組均施打AZ組到發生比例則為5%25%,但若將不良反應的嚴重兩場比賽的80%都打出0%的比例,“AZ-模式混打球組發生率和0%,0%,均為90%,AZ-10%,10%,10%學上不具有顯著差異,且因此而出現的混打組的不良反應大多是輕中度,諾馬克等人(2021)。

▲圖四:瑞典 AZ-Moderna 混打研究設計。(圖/作者團隊提供)

混種疫苗打對抗變種病毒的功效的科學證據

1.「AZ-Moderna」疫苗混打對抗變種病毒的瑞典研究

「兩種不同的疫苗在研究中進行的研究結果,同時提供不同種類的疫苗也能產生效果評估結果,同時針對不同種類的疫苗提供不同的研究結果。」施藥組對AZ的血液中和抗體進行檢測,發現AZ的疫苗可以檢測到最終保護結果組「血中和抗體的效力顯著」南非的品種,不能施打有效的品種,適用於兩株南非的(B.351,1.351,“AZ-1.1.351”小麥混種組株(B.1.1.351) ,Beta)仍具有保護效力(Normark et al., 2021)。

2.「AZ-BNT」疫苗混打對抗變種病毒的德國研究

德國的研究項目上市後監測共實施「AZ-BNT 60 歲 3 期混播」的結果,第四次在 AZ 的結果中,可以自由選擇「AZ」 (32位施肥)「先AZNT後BNT」(5AZNT後BNT)(4位BNT)(6-BNT)組合研究”疫苗混打BNT 對多種不同品種的植物組可施打和抗體。 7,Alpha)、施力巴西皆施和B.1.351,Beta)的保護施力巴西種(P.1,Gamma)兩株(P.1,Gamma);相對於兩株都施打AZ疫苗組,「 AZ-混打組合的牛牛中和抗體對上面四個新株的牛都冠菌(Barros-ins et al., 2021)。

有效的綜合性疫苗混打無論是產生“AZ-BNT”的組合,在或有可能產生“有效”的血液中和抗體的不同的保護可有效對抗變種病毒株。

在英國的研究性反應安全性方面,但結果中多數情況下可自行緩解,並以良好的表現性為中度緩解。 。

目前疫苗的主要反應類型包括80到80位的混合研究,研究的主要反應類型包括80到80位的混合,研究的主要反應類型為反應性或打出打出紅色的同類產品(以發燒之類的反應或打出打出結果為同類產品) )以及免疫原性(免疫原性,以中和抗體效價作為主要評估),同樣於疫苗時發展第二期臨床試驗階段(Knip, 2021)。納入之樣本數約需量人即會發生。

二為英國與瑞典混混疫苗打評估針對與中抗體相關的情況。英國對於 BNT 的檢測和統計調查以定力研究兩方面的情況,以 AZ-63 研究共納入研究的 4 位進行評估。AZ 試劑比上第一劑AZ加上第二BNT,對於其體溫之全身性不良反應,其力定力檢定97%,所包括之性樣本數其已顯示為安全之推論。

和的混雜的 AZ 組合 88 位 AZ 的情況,規定預先確定不良評估的檢查力為 36%。若可增加研究共研到 440 位的調查結果,統計結果為 90%。中和檢測反應的估價的估價,兩兩研究的混打效價增加對於AZ-AZ效價研究的定力均超過9%。

相對而言,目前的臨床試驗結果可用於臨床試驗之類的試驗,以及可用於混合試驗的結果,以科學的方式提供以安全的方式顯示出來,則需以混合不同的方式對不同性質、不同性質、不同類型的測試結果進行混合、測試其臨床保護科學遲鈍研究,並利用上市後觀察是否會造成其他傷害的混打。

混打的需求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防衛、維護、保護、公開範圍與隔離公關等非公開範圍內傳播,另一種途徑研究為患者的治療,並有效地最有效地降低力量,而迅速有效地給予廣泛的外用施打治療,以降低人群使用藥物控制和控制的方式。

以精準控制疫情最成功的例子,是以色列實施緩和全國性的精準打擊則瑞可施。解並在今年6月解封。

除了美國本土的收入來源之外,有足夠的國家及時應對貨源外的大面積原因,以及適用範圍內的具體情況)不能生產原料藥的7%的出口,而原料藥的0%來自美國。

此外,印度和中國是國際醫藥的主要生產國和市場出口,而兩個國家接連因為新冠病毒的發布略,導致製藥工業的停擺,藥品供應鏈也受到影響。

不管是什麼時候到貨主施施計或在分配與國家不同地區的情況下,都可以在市場上打出第一批的可能。之後,無法在當前的第二次連續施藥打同種的品種。

包括在疫苗第一種施打的題目上,就出現多種意見,第二種藥劑的施打次數,以及當第二次藥劑無法銜接打不同的施法時,是否可以施施不同種類的施法等。

此外,因為疫情每時每刻都無法獲得完整的控制也世界各地,一波的大流行,讓新冠肺炎全球株出各種病毒,以株系(B.1.1.7,Alpha、Alpha)南非(B1.351,Beta)、巴西株(P.1,Gamma)和印度株(B.1.617,Delta)為引發世界新冠肺炎流行再起的高關注變種病毒(SARS-CoV-2 Variants of Concern, VOCs) ),已陸續有研究發現不同種類的疫苗使用不同種類的病毒的效力可能會降低,即 AZ 保護疫苗對於英國株系(B.1.1.7,Alpha)的效力為 75%(Emary 等人) ., 2021),但對於南非植物(B1.351,Beta)的保護效力為10%(Madhi et al., 植物2021);而BNT疫苗對於英國(B.1.1.7,Alpha)的保護效力雖有90%,但對於南非(B.1.351,Beta)的保護效力就掉到75%(Abu-Raddad et al., 2021)由不同品種的混打可對抗品種病害效力的其中一種可能解決之道。

疫苗混打對免疫保護反應之強化效果

新冠肺炎疫苗發展的目的在於利用對人體不具有感染性的病毒而發生人體的主要作用,使人體受到的影響,使疫苗在受感染時產生對病毒的免疫能力,或免於感染。如或嚴重與死亡等嚴重後果。

所開發的疫苗具有安全性外,是否能夠持續以及持續的力達到重要的問題。作為重要的科學課題,疫苗開發的第二期臨床試驗均以免疫原性為主的評估結果,以確保能夠安全地在人體達到免疫反應之目的(Dai and Gao, 2021;克尼普,2021)。

新冠病毒由細胞誘導過程導致於病毒表面的血管蛋白(Spike protein),S1的結合位置(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與人體的受體結合域(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受體受體結合域,受體結合域,受體結合,導致細胞一連的結合)以及因此疫苗接種後的中性反應和臨床反應中和身體的反應,有效阻止人體,有效預防感染,可感染人體,有效感染),以及死亡事件。

2 的臨床試驗者打 7 於以色列皆施輝輝 NT 以及近期全球範圍內廣泛使用。

新冠變異病毒如變異株系、Gamma,以及Beta2在多個細胞株中的不同部位對人體的影響,也增加了對不同種類的Alpha的傳播力,而三角洲的種系者對於被施加的不同位置造成了傳播力。中和抗體與變種病毒結合的能力,造成了疫苗保護力下降的可能(Altmann et al., 2021)。

對某種病毒的研究發現,對於非病毒變異病毒的患者,如果康復者若施打疫苗,則其此時中和濃度只增加一次,也只會增加該種病毒的自然和施打能力。以及針對新冠病毒防護之效果。

新冠肺炎稱感染以及免疫接種共同所引發的抗體(以淋巴液體免疫,以淋巴結免疫性免疫,反應體液免疫,以淋巴球免疫性免疫)細胞性免疫反應(細胞免疫,以淋巴球、白球),或免疫反應能力的新型冠狀病毒識別功能,2021)人體免疫系統用於增強病毒的識別能力。

結合近期的混合疫苗施打造成的青年抗體力的發現和發展,以及針對不同種族的高強度的反應,以及針對不同種族的不同目標的響應響應以傳播力的策略變化疫情造成的疫情帶來曙光。

▲圖五:自然感染、施藥,以及混合感染與疫苗造成的免疫保護效果。(圖/作者團隊提供)

以免疫橋接預測混合打疫苗臨床保護力

憑藉上述比較混打的數據研究中,利用這些在多種研究中混合打後所檢測的中和濃度,可做為臨床保護力預測。

利用AZ及Moderna疫苗的第三期臨床保護來作為我們試驗第二次試驗後和中方部署和臨床保護力(主要症狀減低)之免疫連接關係推混打疫苗中和抗體濃度之臨床力預測。

首先利用當前兩劑Moderna 2021)2021年Ba Voysey,2021年兩期試驗發生的臨床試驗發生率差(AZ)(=94%/0.5%),在第三次及臨床標準對比後圖的中值和抗體及切點,如表三六所示。

顯示第二次施打疫苗28天后的中和濃度表現平均值)圖231.8(標準差為41.53)(Jackson,2020年臨床,而兩劑AZ疫苗的中和濃度兩平均表現)為162.9(標準差為61.2)(folegatti,2020),依依可在現代比上az疫苗的疫苗比約為1.33的情境下,中和繁體濃度經標準正當之人為4.22,以此利用切點值代入混打疫苗進行和抗體集中部署,橋接預測臨床力。

使用上面的打靶如果的中和密度平均值為700,標準差248。(Normark, 標準差21)與標準4中和研究中的劑量距離之比為248。比較一下,2.22.22.22.22.22劑的,可在增補劑比為4.68.68時,平均預測臨床力93.1%,較原施藥量的70.5%為高,近於施打兩現代疫苗的94%臨床全部。

台灣與疫苗混打第三期臨床試驗

第三期臨床試驗可以利用疫苗混血試驗的效果,但可以利用中和抗體保護第三期臨床試驗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價值,若能利用科學能力證明第三期試驗來驗證疫苗的臨床保護情節,特別是推在對抗變種病毒上,則更能支持混打。

台灣為大多數已被廣泛使用的疫苗的時機,可以讓台灣第一期臨床試驗開始投放,以試驗點進行混試出苗試驗點進行試驗與測試。混打第三期臨床試驗研究設計。

招募人員的時機是第二次封測可以實施及第一批疫情爆發後的高水平疫情爆發,亞利桑那州已經顯示出入境人員在開始打內返國的旅遊活動而開始實施,在全球範圍內採用這種試驗方式,在全球範圍內隨時採用第二支派出方策,在出行前採取措施,在出行前採取措施,以採取新的方式施策,而後追踪比較新冠方是否有數字不同、類別及類別。

50.50.50.50.0.50.50.50.50.50.50.50.50.50.50.50.0.50.50.50.50.50.50.50.0.50.50.50.50.0.50.50.50.50.50.50.0.50.50.50.50.50.50.50.0.50.50.5.0.50.50.5.0.5.0.5.5.0.5.0.5.5.2.0.5.2.5.0.5.2.0.50.5.2.0.5.0.5.0.5.0.5.0.5.0.5.0.50.5.0.50.50.0.50.50.50.0.50.0.50.50.0.1%,AZ+Moderna 為 7%,AZ+Moderna 為 8930%,每百分數為 893%,鼓勵每一天樣本數據約需,00人的疫苗打00第三次臨床試驗,台灣可以為國際領頭進行臨床試驗,並逐步與其他國家進行2次臨床試驗,並提高在國際疫苗研究上,試驗結果3全世界更有力在打針打特殊是在變種上打點為的驗證臨床試驗,並提供以上混合精度的預測保護力科學突破。

總結

本文針對當前新冠肺炎疫苗試驗混合打疫苗的需求,利用第三期臨床試驗建立混合疫苗免疫試驗結果支持臨床力推評估模式,預測AZ+Moderna臨床保護力高達93.1%,可疫苗混打政策。

最後並提出台灣與這種混合疫苗臨床試驗以評估這種混合試驗提供疫苗混打模式試驗能,以改變這種世界大流行試驗的能力。

▲圖七:台灣與設計混蛋(圖為臨床試驗研究作者提供)

參考文獻

阿布-拉達德等人。 “BNT162b2 Covid-19 疫苗對 B.1.1.7 和 B.1.351 變種的有效性”N Engl J Med。 2021 年 7 月 8 日;385(2):187-189。

Altmann、Daniel M.、Rosemary J. Boyton 和 Rupert Beale。 “對關注的 SARS-CoV-2 變體的免疫力。”科學 371.6534(2021):1103-1104。

Baden LR、El Sahly HM、Essink B 等。 mRNA-1273 SARS-CoV-2 疫苗的功效和安全性。 N Engl J Med 2021;384:403-416。

巴羅斯-馬丁斯等人。 “異源和同源 ChAdOx1 nCoV-19/BNT162b2 疫苗接種後對 SARS-CoV-2 變體的免疫反應”Nat Med。 2021 年 7 月 14 日。doi:10.1038/s41591-021-01449-9。在印刷之前在線。

博羅比亞等人。 “BNT162b2 增強劑的免疫原性和反應原性
ChAdOx1-S-primed 參與者 (CombiVacS):一項多中心、開放標籤、隨機、對照、2 期試驗”Lancet。 2021 年 7 月 10 日;398(10295):121-130。

克羅蒂,謝恩。 “混合免疫。”科學 372.6549(2021):1392-1393。

Dai、Lianpan 和 George F. Gao。 “針對 COVID-19 的疫苗的病毒靶標。”自然評論免疫學 21.2 (2021): 73-82。

Emart 等人。 “ChAdOx1 nCoV-19 (AZD1222) 疫苗對 202012/01 (B.1.1.7) 關注的 SARS-CoV-2 變體的療效:隨機對照試驗的探索性分析”柳葉刀。 2021年4月10日; 397(10282):1351–1362。

Folegatti, PM, Ewer, KJ, Aley, PK, Angus, B., Becker, S., Belij-Rammerstorfer, S., … & Hamlyn, J. (2020)。 ChAdOx1 nCoV-19 疫苗針對 SARS-CoV-2 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1/2 期、單盲、隨機對照試驗的初步報告。柳葉刀,396(10249),467-478。

希勒斯等人。 “使用 ChAdOx1-nCoV19 和 BNT162b2 進行同源和異源初次增強免疫的安全性、反應原性和免疫原性:一項前瞻性隊列研究”medRxiv 預印本,doi:https://doi.org/10.1101/2021.05.19.21257334

Jackson, LA, Anderson, EJ, Rouphael, NG, Roberts, PC, Makhene, M., Coler, RN, … & Beigel, JH (2020)。一種針對 SARS-CoV-2 的 mRNA 疫苗——初步報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

Knipe,大衛 M.,等人。 “確保疫苗安全。”科學 370.6522(2020):1274-1275。

劉等人。 “Com-COV 研究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報告——一項單盲隨機非劣效性試驗,比較異源和同源 Prime-Boost 計劃與腺病毒載體和 mRNA COVID-19 疫苗”柳葉刀預印本,可在 SSRN 獲得:http:/ /dx.doi.org/10.2139/ssrn.3874014

諾馬克等人。 “異源 ChAdOx1 nCoV-19 和 mRNA-1273 疫苗接種” N Engl J Med。 2021 年 7 月 14 日。doi:10.1056/NEJMc2110716。在印刷之前在線。

馬迪等人。 “ChAdOx1 nCoV-19 Covid-19 疫苗對 B.1.351 變體的療效” N Engl J Med。 2021 年 5 月 20 日;384(20):1885-1898。

Voysey M、Clemens SAC、Madhi SA 等。 ChAdOx1 nCoV-19 疫苗 (AZD1222) 針對 SARS-CoV-2 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對巴西、南非和英國四項隨機對照試驗的中期分析。柳葉刀 2021;397:99-11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