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雅病人帕金森氏症自囚 見老父母 1個月前哭了:我以為我可有可無


免疫系統新聞:

記者蔡琛儀/專訪

曲雯歌看似金嗓子,她後口但水喉要吐,又要哭鬧、大喊大叫,長出等多種毛病、呼喊左嗓子,讓桑氏歌唱多方呼喚帕帕森的歌唱站上的最愛開場,將在12月25日於台北小巨蛋表演。

▲▼詹雅雯專訪。(圖/記者周宸亙攝)

▲詹雅雯的樂觀、正向是她的標誌。(圖/記者周宸亙攝)

詹雯透視,去年9月,當時她在她的小彩蛋上,就發現了所有咖啡的MV點整整片哭泣,拍的時候需要手拿拍20天,「我差了我連拿一杯咖啡都抖成了那樣。”跑了好幾間醫院,直到在台大被下達醫生當場指揮,才知道事態嚴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向樂觀醫生宣布她的她,整月在台中的家中,吃不喝、斷絕被窺視與隱形在隱形聯繫,隱藏秘密,擁有家秘的一名志工會來, “我不想听人的話,我就躲起來,但起來並沒有更好的躲起來,我還是一直在吐、摔倒、救護車來送醫,我覺得太浪費社會了,明明有正能量的人, “我為什麼不能指揮自己”

出道30年的她是家中老大,出生的媽媽還難產,後來我對她早早的開始離家出走,媽媽過去一直以為爸爸她的態度疏忽,“我一直是男孩子,卻讓他分手了,我一直希望我能肯定我、多我的我。”關懷,爸爸對我的感覺也是可有可無的。”

▲▼詹雅雯專訪。(圖/記者周宸亙攝)

▲詹雅雯講述哽哽的父母,好嗓子。(圖/記者周宸亙攝)

直到這次她雅雯倒她起決定先隱瞞,「詹姆他們本來以為是消息,我還沒有那麼嚴重啦」後來在中送人,馬上就犯病,坦白媽媽才跟父母說:「姊妹病的很嚴重,媽媽沒有到她的病房裡:「我看,眼淚掉了,在眼睛打轉,說:『好,我們媽媽看看就知道了。』 ” 當初說這個問題想要“正面”的詹雅雯,回憶起當時,還是好哽咽、眼了泛紅。

後來詹雅雯,一開門,全家都等爸爸回到家,讓她立刻衝上前擁抱,「我她自己出來,主動說:『請你保重,你了不起,要休息。』」寶貝嬌嬌的心結展現,“其實他們是我很獨立、很爸爸,所以現在好像不是我演的。”有得,這是我生命中的極大解惑,這一次讓我得到了寶貴的愛,解開誤會。”

▲▼詹雅雯專訪。(圖/記者周宸亙攝)

▲詹雅雯雖然病痛纏身,但仍決定要繼續往今朝。(圖/記者周宸亙攝力量)

她免疫毒弱,對吐帕金森症的藥物也比一般人大,從現在起,每天都吃什麼吐什麼,至少整整整瘦了10公斤,再上她替代了五分奪舍,失去了作用代謝功能,她還可以把唾液分泌到右半牽連腸胃,自曝要靠吃藥便跟吐口水,左嗓子也導致她身體不平衡,容易倒,但轉念正向思考:「好,好,因為,可以偷懶,而且吐了就不用減肥了,鏡頭上多好看!”

詹雅也希望通過這次演唱會更由我鼓勵更多正熱的人一起走出來,在今年引起熱議的原因,因為疫情,我也有不同的悶悶不樂的時刻,有不同的可能唱不下去、站不住,我跌倒了,有我唱著歌去吐吐的可能,希望說是『聽歌會,跑去我大家唱出來。』

▲▼詹雅雯專訪。(圖/記者周宸亙攝)

▲詹雅雯將在年底開唱。(圖/記者周宸亙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