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加劑沒完沒了! 高雄長庚研究「得過SARS打AZ」抗體高68倍


免疫系統新聞:

記者許宥孺/高雄報導

高雄長庚醫院研究,18年前SARS康復者接受1劑AZ疫苗,誘導出的「棘蛋白」抗體濃度,比接受1劑AZ疫苗但未曾感染SARS的族群高出68倍,顯示SARS康復者免疫系統仍對同屬亞種病毒的新冠病毒有免疫記憶性反應。團隊希望此研究能供疫苗研究者參考,新一代疫苗是否能誘導出持久性免疫反應,是終結疫情的關鍵。

AZ疫苗。(圖/記者李毓康攝)

▲高雄長庚研究,SARS康復者接受1劑AZ疫苗抗體,比接受1劑AZ疫苗但未曾感染SARS的族群高出68倍。(圖/記者李毓康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冠疫情蔓延全球近3年,感染、死亡人數仍不斷上升,即便疫苗接種普及,但仍無法追上病毒變異速度。高雄長庚紀念醫院團隊研究發現,SARS康復者對於新冠病毒疫苗有免疫記憶反應,團隊並在2022年1月24日將此研究發表於美國醫學會內科雜誌《JAMA Internal Medicine》。

▲高雄長庚針對院內醫護人員施打疫苗抗體進行研究,分別為施打1劑AZ、2劑AZ、1劑莫德納。(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高雄長庚針對院內醫護人員施打疫苗抗體進行研究,分別為施打1劑AZ、2劑AZ、1劑莫德納。(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研究團隊成員、高雄長庚感染科副主任陳怡君表示,研究動機在於去年國內爆發疫情,一線醫護人員率先被列為施打疫苗對象,研究團隊好奇,施打疫苗後是否能成功產生抗體,因此設計此研究,對象是院內醫護人員,包括施打1劑AZ疫苗(藍色)、施打2劑AZ疫苗(紅色),以及施打1劑莫德納疫苗(綠色)。

▲▼高雄長庚感染科主任李允吉(左)、感染科副主任陳怡君(右)。(圖/記者許宥孺攝)

▲高雄長庚感染科主任李允吉(左)、感染科副主任陳怡君(右)。(圖/記者許宥孺攝)

陳怡君指出,抗體數量會隨著個體間差異產生差距,施打1劑AZ疫苗,抗體幾何平均值是65;施打2劑AZ疫苗,抗體上升數值達517;施打1劑莫德納疫苗,抗體比施打1劑AZ疫苗來的高,幾何平均值是160。

值得注意的是,在施打1劑莫德納疫苗的個案中,有1位抗體數值衝的非常高,超越5000數值。陳怡君表示,經了解,這位員工在2003年曾得過SARS,因此團隊提出疑問,「是否得過SARS,抗體數值會比較高」,因此進一步找到2003年高雄長庚院內曾得過SARS的11名員工來檢驗。

▲高雄長庚11名員工曾在18年前感染SARS,以施打1劑AZ的7名個案為樣本,發現抗體數值達數千、甚至數萬。(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高雄長庚11名員工曾在18年前感染SARS,以施打1劑AZ的7名個案為樣本,發現抗體數值達數千、甚至數萬。(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陳怡君指出,這11位個案是SARS感染復原者,年齡介於42至59歲,有2男9女;其中7人施打過1劑AZ疫苗;1人施打2劑AZ疫苗,3人施打1劑莫德納疫苗。

研究團隊替這11位受試者檢驗棘蛋白抗體以及抗核衣殼蛋白抗體,若是純粹打疫苗的話,「抗核衣殼蛋白抗體」是不會呈現陽性反應,除非受試者有感染過新型冠狀病毒,但這11位員工卻有10位呈現陽性反應,而這11人卻都沒有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發現,即便已過了18年,SARS康復者也會呈現核衣殼蛋白抗體反應,顯示SARS康復者的免疫系統具有對同屬於Sarbecovirus亞屬的新冠病毒有免疫記憶性反應。

▲研究參與者接種AZ疫苗後抗體數值。(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研究參與者接種AZ疫苗後抗體數值。(圖/高雄長庚醫院提供)

此外,SARS康復者的「棘蛋白」抗體數值也可達數千、甚至數萬,比較接種1劑和2劑疫苗且未曾感染SARS的健康受試者分別提昇68倍及8.5倍。

▲高雄長庚感染科主任李允吉。(圖/記者許宥孺攝)

▲高雄長庚感染科主任李允吉。(圖/記者許宥孺攝)

高雄長庚感染科主任李允吉表示,現在有人說要打第4劑,可見抗體效價不是那麼高,團隊研究發現18年前得過SARS復原者,打1劑AZ仍能誘發出很強的抗體效價,若可以用SARS-CoV-1與SARS-CoV-2棘蛋白交叉刺激反應,藉以誘導出強效型的免疫記憶保護力,對於次世代疫苗發展也許能提供研究方向。

延伸閱讀

快訊/高雄+37炸出爆量足跡 舞廳、摩鐵、私人招待所入列

快訊/高雄招待會館再+22! 女樂手恐怖Ct值「1傳染28」

快訊/荖濃溪溯溪意外!男遭「落石砸臉」 口鼻噴血重傷搶救中

快訊/高雄+9炸出海量足跡! 夢時代、星巴克、享溫馨都入列

快訊/高雄10足跡公布!好市多大順店、高鐵、方師傅入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